股权代码:103155
×
注册体验
UD 在线教育
一分钟创建在线课堂
姓名

手机号

留言内容(选填)

用天文视角,做K6在线教育

发布日期:2020-12-23 10:22:17 发表者:admin 浏览次数:124次

原本毕业于南京大学天文学专业的他,在硕士毕业后并没有选择继续从事该方向,而是来到了华为,开始了15年资深软件产品系统架构研发工作。


15年一晃而过,在这段时光里,徐进收获两个可爱的女儿,先后经历了两个孩子的成长教育,并为其开发了“专属”学习软件。这,便是纳米盒最初的产品原型。


得益于此,初入小学的女儿学习成绩提升迅速。为了帮助到更多学生适应幼小和小升初衔接,徐进于2014年正式迈上创业道路。


他所创办的纳米盒定位于一家K6在线教育服务商。区别于其他to B在线教育服务商,纳米盒完全面向C端,主要通过“AI技术+优质内容闭环”,为学前幼儿、小学生、家长提供辅助学习工具和服务。


以提供智能点读工具切入市场,纳米盒最早上线的首款APP充当了用户“手机上的点读机”,覆盖并同步了全国134种小学教材,如人教、苏教、外研、北师大、语文社等。


基于出版社官方授权、原声音频等特性,纳米盒不仅在发音准确性、严谨性清晰度方面具有优势,还可支持实时语文、英语课本在线/离线点读、复读、连读、单句循环、语速调节和专业英语翻译,让孩子真正实现哪里不会点哪里。


但“工具”在本质上,并不是教育的过程,不能直接对用户学习的结果负责。所以在智能点读工具开始对外服务后,纳米盒就开始快速扩大产品线。


于是,纳米盒又相继推出了微课教辅和AI互动网校业务。前者主要以5~10分钟的短视频作为载体,梳理单个知识点,帮助孩子巩固薄弱环节;后者则是在家庭辅导场景下,为孩子提供包括完整闭环的在线全学科辅导和课外素质教育服务。


从内容上看,纳米盒打造了培优课、拓展课、同步课三大核心课程体系,覆盖语、数、英三大学科,将知识的广度、深度分类拆解,让不同基础的孩子都能在纳米盒找到适合自己的进阶课程。



“创业七年里,纳米盒最幸运的就是,没有做过录播/直播、一对一/小班课等任何模式的探索,直接铺向AI课程,在这路条上我们已经走了第四年,虽然没有实现规模化盈利,但也已经开始进入盈利状态。”徐进说。


在谈及一家在线教育公司的竞争优势时,徐进透露,教育的核心不仅在于课程内容优质,还必须要让孩子“坐得住”。


首先,在关注度方面。在45分钟课程内,纳米盒设置了30~40次的师生互动提问,这种不定时和高频次的互动,能让孩子持续被关注,从而高度集中注意力。


其次,在趣味性方面。纳米盒采取“群体在线PK教学模式”,每个线上班级最多18人,学生开课前便会被随机分成两个组,通过趣味答题环节让两个组直接PK,每个人的答题成绩会直接影响各自小组的成绩,这种直接PK的方式在集体荣誉感的激励下会让孩子更加专注地听课、答题。


至于为什么选择长期专注于小学在线教育,而没有把服务人群延伸到初高中学习阶段,徐进向创业邦透露了这背后的考量:


一方面,小学和中学看似年龄差异不大,实则教育思路泾渭分明。相对初高中而言,小学阶段的孩子是被动的,所有的决策权基本上在父母手中,而到了中学,基本上选择权开始向孩子转移,因此需要采取差异化教学方式。


另一方面,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16年起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逐年扩大,结合在线教育的行业增长规律以及今年疫情影响看,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同比增速9.61%,达到4538亿元。就细分差异化来看,该赛道内仅专注K6的同类企业并不多,竞争不似K12般激烈。



当然,徐进也看到了专注精细赛道的劣势:“由于K6聚焦很窄,它没有K12硬性的应试刚需,因此,六年以内会有部分用户离开服务周期,这是不可避免的。不过,正是因为没有‘中考’和‘高考’对于教学效果的指引,小学阶段的用户才更看重培养孩子的学习习惯和方法,分辨出教学变化,从而选择教学质量更优的服务商。”


现阶段,纳米盒已积累超7000万粘性用户,覆盖3000~3500万到家庭用户,其中一、二线城市占比60%,二线以下城市占比40%,主要获客来源为点读工具、用户口碑的自然传播。


目前公司年营收均超亿元,年增速为50%~100%,点读、微课网校板块整体业务都在持续增长中,其中纳米盒网校在两年时间内已占比超5成。


成立七年有余,纳米盒现已完成C轮融资,其背后是双湖资本、顺为资本、宽带资本、众麟资本、岩桥投资等多个知名机构的身影。


对于徐进看来,创业和学天文一样,都是一项需要具备扎实基本功和长期探索精神的事业。


正如2020年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,让很多用户开始尝试在线教育,行业整体渗透率和认知大幅提高,但与此同时,在广大用户的认真审视之下,优劣势也将在“擂台”上尽显无遗。


“如何实现长期的发展,做好疫情期间的新增用户留存”等问题,都将会是在线教育企业接下来需要面临的考验。